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首頁魯檢文化 > 檢察文苑 >
紅燈綠燈
發布時間:2019-10-29 10:15:48作者:劉克合來源:
打印 復制鏈接 ||字號 分享到:

公路象一條沉重的十字架將弈城版圖切成四塊,稀稀落落的人群,傳不息的車輛,高聳林立的樓房,拼湊起黃河岸邊的小城風韻。弈城交警大隊各中隊分布在弈城周邊公路要塞,晝夜巡查。

紅燈綠燈不時交替著耀眼的光芒......

八點整,檢察官和書記員接受任務調查檢察院車輛違規被罰款一事,兩人驅車來到弈城交大警隊。院內辦公樓前,幾顆垂柳剛發出嫩芽幾乎比高辦公樓,肇事車輛覆蓋了大院內寬闊場地。檢察官和書記員來到辦公樓前停好車。

大隊長應無畏來到辦公室,聽完檢察官說明情況。笑著說,現在是電子眼全程拍攝錯不了。檢察官打量著電子屏說,能不能關照一下少罰點?應大隊說,不行,現在全省聯網,票據一旦開除無法改動。書記員要求說,我們想調出上月車輛違規情況,回去讓車隊好好整改。應大隊很不耐煩,違規罰款能出什么問題?說完走出監控室。檢察官調出車輛違規情況仔細檢查,又拿起手機拍下電子屏幕上幾個疑點。

檢察官匯報完車輛違規情況及發現疑點。檢察長生氣說,這段時間經費要緊張一陣子。書記員說,應大隊說罰款必須交,經費緊張給補充一下。檢察長說,我們不要交通贊助,罰款該交就交。關于疑點情況去查查看,慎重些。

秘密初查第三天,應無畏被帶到檢察院反貪局工作區。他打量著詢問室內簡單設施,從容地坐到座椅上,那種內斂內化氣質淡化了詢問室內緊張氣氛,檢察官隱隱感到對手的強勁。法警說,把隨身攜帶物品拿出來。應無畏掏出手機、鑰匙等放到茶幾上。應無畏問,還要搜身嗎?檢察官解釋道,這是工作紀律。應無畏與檢察院上層打交道多些,與這些普通檢察官沒什么聯系。但他從檢察官不怒自威的臉上看到了一股殺氣,延綿悠長,凌厲奪人。

應無畏坦然道,你們了解什么?還是罰款那事。檢察官說,今天請你來不是因為罰款,先談談個人主要簡歷、基本情況?應無畏說,我是弈城人大代表、市政協委員。書記員抬頭看看檢察官,檢察官繼續詢問道,談談你在交警大隊工作期間有哪些違法違紀行為?應無畏說,我自己做事自己有數。檢察官說,你自己有數我們也有數。一絲怒氣浮現在應無畏臉上,他不再回答任何問題。應無畏內心很靜,內心平靜之人能看清周圍一切。但此刻他心里翻騰起多年來與反貪局那些恩怨因果,罰款單、違法違紀問題?想了半天理不出個頭緒。

法警打開手銬放在茶幾上,應無畏頓時眼神一亮。他一把拿起手銬熟練地銬住自己雙手腕,靜觀室內其他人反映。書記員急忙站起來說,還沒宣布誰讓你戴的?一句話不小心暴露了反貪局意圖,檢察官和應無畏同時睜大了眼睛。應無畏淡淡說道,以前我給別人戴銬子,現在我為自己戴銬子,我玩這玩藝時你還穿開襠褲呢。法警朝著應無畏吼道,無法無天了?反貪局的銬子你也敢隨便戴?檢察官看著對方淡定的表情,心想果然是一只老狐貍,接受詢問仍處驚不變心智不亂。檢察官安慰說,他是帶著玩的。真正的獵手追逐的不是獵物而是獵物的狡猾。

應無畏一招得手心里卻發慌,要求和檢察長單獨談,檢察長去省院開會無暇顧及。應無畏倒吸一口涼氣,思考著應對措施,開始交代問題。剛接任隊里工作時東線車隊定期將土特產送到隊里,隊里都作為福利分給隊員。后來改送現金,大家心里明白這是送買路錢保平安。

書記員心里踏實了。多年來每逢上案子心里總象綴著塊石頭,擔心案子面臨困境。中午吃飯時書記員面露喜色說,一個窩案有好戲看了。檢察官搖搖頭說,他是刑警出身,有反偵查能力。多細心觀察,看他玩什么花樣。

涉案人員全部到案。第一輪審訊幾名中隊長什么也沒交代,根本沒把審訊當回事。書記員懷疑應無畏故意以假示真擾亂辦案思路?檢察官分析說,東線車隊送現金是隊內早已公開的秘密,應無畏自己吞不了,為什么都不供述?案件討論室里各小組匯報完提審情況議論紛紛。檢察長決定將涉案人員全部刑事拘留,靜觀其變。

檢察官覺得案情就像一團霧,讓人看不清楚,想不明白。

反貪局拉長戰線,案情出現轉機。檢察官發現涉案人員對送錢分贓事實供認不諱,但分贓細節供述不清。檢察長要求注意耐心教育,循循善誘,加大力度審訊。第二天審訊卻陷入僵局,全線一度被動。幾天審訊下來,辦案人員疲憊不堪。更糟糕的是案情越加復雜化,各人供述前后不一,供述事實要素各不相同。

檢察長指出其中蹊蹺,檢察官們都大吃一驚。原來普通職務犯罪案件里,也會隱藏著神奇戰術。怪不得這幾天總覺得膠著混亂,進退維谷。檢察官說,這就是反偵察作用結果,目的就是擺脫審訊,逃避法律懲處。

十年前交警路查運輸廢舊鋼材收受錢物私分,檢察院晝夜鏖戰,最后只能全部放人,案件移交紀委處理,應無畏是漏網之魚。當時情況和今天結果一樣,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,無法定案。檢察長又說,應無畏就是那屆檢察長之獨子。

室內空氣,頓時沉悶起來。

應無畏任交警大隊長并非偶然。他創立輪崗制度有效地預防遏制了隊伍腐敗,幾年來隊內從未發生過一起涉腐案件。如今應無畏利用看守所全封閉屏障與檢察官擺起五行陣,五名中隊長組成金木水火土,憑多年來練就的所謂內功,用語言不停地變換方位歪曲事實與檢察官抗衡,正常審訊無法進行。

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你有千般變化我就有萬種對策。檢察官決定拔掉五行陣中樞紐機關,異地關押應無畏。辦手續那天早上,天空陰沉沉的,雄雞叫聲從霧霾深處傳來。應無畏身著號服剃光了腦袋,拖著鐐銬冷冷地面對檢察官說,只要我死不了總有出來那一天。檢察官大笑道,話說道這份上,你已經敗得一塌糊涂,體無完膚。今天的局面不是反貪局與交警隊有矛盾,也不是你我之間有恩怨,這是兩種思想觀念的爭斗。希望你能靜下心來,想通了我們再談,你還有機會。應無畏不甘心地扭過頭,弓著腰用手提起腳鐐,慢慢向警車走去。

    五行陣變成了一座死陣!

    檢察官重新研究斗爭策略,重點提審中隊長曹四。曹四是五行陣中最薄弱方位,他在這種環境中就象身處游弋場瘋狂鼠上,只能隨慣性顛簸流離。因為慣性超出人的控制力,慣性封殺了人性。

    提審室內,曹四目光暗淡一臉委屈。他抬頭看看檢察官,那種急于交流的迫切感流露無遺,勉強笑了笑欲言又止。檢察官問,你想說什么?曹四表白說,自己根本不想參入經常借故避開。他想表白,自己是被動接受不是索要。檢察官問,你能談清楚嗎?曹四簡單交代幾筆就封口了,好象被一只無形手死死地扼住咽喉。宣布拘留時曹四曾揚言要自殺,但現在看來他心里有恨,那份恨已經深入骨髓。

    曹四又試探問,我能出去嗎?檢察官給曹四點上一根煙說,玩夠了?你和他們不一樣。你每次都在回避在抗爭,你心里還保留著一位普通人的良知和淳樸,只是環境造成了你人生不幸。你現在顧慮太多壓力太大,但只要實事求是講清楚,法律會對你從輕處理。你還愿意做潛規則的犧牲品嗎?

    我交代。曹四死命地吸完那根煙說,進看守所后,應無畏每天下午都給我們打電話布置對付你們。檢察官心里吃驚說,打電話?曹四認真說道,就是每天放風時號內鐵籠子兩邊派人犯站樁,與其他號內人犯傳遞信息,依次傳遞能傳遍所有監號。檢察官問,應無畏都怎么布置?曹四說,移步換位。書記員明白了,每天相同的重復卻出現不同的結果,放在一起分析就是膠著混亂,事實不清。檢察官又問,以前訓練過?曹四回答道,嗯,應無畏還說腐敗了也能預防。書記員問,這話什么意思?曹四說,就是能防著反貪局,調查時別說漏了嘴。

    曹四交代完畢,整個案情清晰起來。

   

    曹四有立功表現,反貪局提請釋放曹四。檢察官安排提審中隊長陳三與釋放曹四同時進行。陳三受過紀律處分,經濟利益上與應無畏是鐵板一塊,突破陳三也就拿下了應無畏。審訊陳三是本案焦點之戰,審訊要保障萬無一失。

    陳三在內值班室戴上戒具,向提審室走時正好碰到檢察官和曹四一塊向外走。陳三與曹四四目相對卻形同陌路,眼神里沒任何交流。檢察官囑咐說,回去要正常上班,遵守紀律。曹四掩飾不住內心激動說,我一定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對話從背后傳進陳三耳朵,陳三如背鋒芒。他知道已經發生了什么,頓時感到血液流動在急劇減速,渾身發木發僵。幾天沒了應無畏半點消息,心里也拿不準了。

    休息得好嗎?檢察官把陳三從混亂的思緒里拉回來。陳三回過神來說,我也要爭取從輕處理。檢察官說,我們一直希望你能爭取從輕處理。陳三很快交代清楚東南北三條線上運輸車隊多次送錢物,應無畏主持私分全部過程。陳三如釋重負,檢察官繼續追問,現在和你談第二個專題?

     陳三知道第二個專題內容是什么,他未作正面回答而是轉移話題問道,應無畏也出去了?檢察官笑而不答,書記員一看這陣勢立即反問,你猜猜?陳三那張臉突然變成醬紫色,一股無名之火頓時燒遍全身。憤憤地說,不就是他老子在檢察院當過檢察長嗎?還有天理嗎?檢察官安慰陳三說,檢察長可是副處級,你可別生氣啊。這句安慰話無異于火上澆油,陳三坐在座椅上腳鐐喤喤啷啷直響,繃緊的臉部肌肉表明咬牙力度。恨恨地說,我認了。原先是一塊分錢,我受處分他受表揚還提拔,這個社會還有人走得路嗎?我死也不服。書記員安慰說,相信法律是公正的。陳三反問道,法律什么時候公正過?積壓在陳三內心那股無名怒火從兩眼中噴出。他惡狠狠地說,這次死也要一塊死!

    陳三與應無畏是面和心不合,檢察官劍劍封喉,攻其要害。陳三恣目開裂,氣喘如牛,那股積壓了幾十年不死不滅的邪惡之火剎時燃燒起來。這股火能讓肉身變為焦土,讓靈魂化為灰燼。

    檢察官拿出一張照片問,陳三你看這是什么?陳三一看憤怒地睜大了眼睛問,誰拍的?檢察官說,是你們安裝的天眼拍的。陳三看著那張照片,一陣冷笑瞬間變成一種變態的痛苦。

    陳三扭曲地嚎叫著,報應!老天有眼,報應啊!

    照片是檢察官在電子顯示屏上拍的那個疑點,初查結果讓檢察長大吃一驚。

    原來西線運輸車隊常年行經弈城路段,應無畏與車隊搞了口頭協議,每輛貨車月交500元管理費,幾年下來運輸隊把管理費都按時交到陳三手里。但半年來運輸隊未交管理費,車隊由白天過境轉為夜間行駛。應無畏讓陳三不惜一切代價扣住車隊。

    夜里一場冰雹過后,車隊行駛至弈城第一座紅綠燈路口,陳三駕車從巷子里沖出把車隊攔在路邊。交涉中對方不情愿拿出幾沓人民幣分兩次遞給陳三,這一幕卻被歪斜了的天眼攝錄下來。三年時間累計上百萬元巨款去向不明,初步斷定這些巨款很可能被他們私分。

    檢察官厲聲說道,你們伸出的手上帝看得見,法律也看得見。你自己也看到了,相交待清楚嗎?陳三半小時沒回答。吳遠趁熱打鐵說,應無畏都說明白了,這些錢都是你收的。陳三立刻反駁道,他是放屁,這些錢都是應無畏分的,還有一部分自己攥著說走訪使用。檢察官問道,你有什么證據證明?陳三說,應無畏分得那些錢一直存在銀行,前幾天我給全部提出來買斷了一個采沙場。檢察官追問道,你投了多少?陳三說,應無畏投得多他控股。檢察官問,有協議嗎?陳三說,一式兩份,每人一份。

    案情水落石出,審訊應無畏時機到了。一場惡戰已劍拔弩張,勢在必行。

 

    檢察官提審應無畏,仔細觀察著他的變化。嘴瘡紅腫,眼神里透著疲憊和焦慮。應無畏拒絕回答任何問題,閉上眼睛,大腦門在燈光下泛起陣陣青光,顯示著一種無奈和茫然。他知道今天提審預示著自己已日暮途窮,便橫下一條心與檢察官作殊死一搏。

    檢察官旁敲側擊引而不發。慢慢說道,有一次我到鄉鎮出發,吃飯時鄉里有位好酒之人敬酒,先給自己倒滿杯子說,領導你猜這杯酒我喝還是不喝?你也猜猜他喝還是不喝?應無畏臉上有了一絲笑容說,我猜他不喝,就是不喝也不能掐脖子硬灌。檢察官說,其實無論你怎么猜結果都是他一飲而盡,這就是中國酒文化藝術。應無畏眨巴幾下眼睛思考著。檢察官接著說,我們的高鐵舉世矚目,應該給人們帶來方便,乘客卻買不到票只能買高價票,我們的運輸管理意識遠遠跟不上高鐵行駛速度。應無畏說,都是可恨的黃牛黨。檢察官接著說,不錯,就象弈城公路,平坦寬敞,運輸業卻無法提速。是你們把服務地點變成骯臟的交易場,是你們狹隘的內心讓寬闊的路面變窄了。應無畏想反駁卻找不到合適理由。檢察官繼續說,你們精心釀制的那杯苦酒自己已經喝下去了,誰也沒有掐脖子硬灌。應無畏睜大了眼睛,沒再反駁。

    檢察官又慢慢道,一種職業就是一種品牌,濟南交警就站成了舉國矚目的形像,你們卻向國家法律頻頻亮出紅燈,而自己的人生綠燈行將熄滅。應無畏突然明白過來大聲怒道,你還沒資格教訓我。你能把我怎樣?有種你槍斃了我!不是審訊嗎?審訊我呀,審啊?

    還用審訊嗎?檢察官輕描淡寫,舉重若輕,徹底擊潰應無畏心理防線。應無畏十幾年的幻想徹底崩潰,繼之而來的是死一般的恐懼。

    其實,審訊就是這樣。剝去對方表象,讓靈魂返璞歸真,無論是善良的或丑惡的,都是審訊要求達到的結果。

    提審室內一片寂靜,此時目光的交流遠遠超越了視覺空間。突然,應無畏雙手抱緊腦袋,絕望地倒下去。

    夜幕徐徐落下,遠處十字路口紅燈綠燈依然交替著耀眼的光芒...... 

(沂水縣檢察院) 

上一篇:月牙灣聽海 下一篇:最后一頁
?

主辦:山東省人民檢察院  電話:0531-83011111

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  郵編:250014

備案證號:魯ICP備 05024181號

技術支持: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  電話:0531-85196034

26选5好彩3奖金